首页 关于我们 公益文化要闻 公益文化访谈 公益文化之星 公益文化中国行 公益文化名家 公益文化诗文经典 公益文化作品
信息搜索:
中国公益文化网 >> 公益文化诗文经典 >> 正文
我与元代书画小品
发表日期:2018/9/21

我与元代书画小品

杨允达

     我喜爱收藏字画,旅居欧洲四十多年,每逢公余,都会到古董店,或跳蚤市场闲逛,看到精美的中国文物和艺术品,包括龙袍、珐琅瓷、明清瓷器、尤其是百年前流失在欧洲的中国字画,我就会如获至宝,立即购藏。

    我在巴黎和日内瓦居住的时间最久,这两个城市,每逢年节都会有临时设摊的售卖旧货市集,其中有二手货,也有古董。五十年前,我在巴黎、伦敦、和日内瓦出卖旧物的市集中,就看过张大千、齐白石、林风眠、徐悲鸿、和常玉的画,叫价也不过美金数百元而已。

    法国人不懂中国字画.尤其是中国的纸质水墨画。叫价不高,买主也不多。也许是缘份,我在1994年至1998年出任中央社驻日内瓦特派员,曾在古董拍卖市场中,购得元代名书法家鲜于枢、欧阳玄,和画家钱选,三人合着的书画册页小品四幅。

    据考:这四幅元代书画袖珍小品,原系逊清时代瑞士驻我国上海领事所藏,其后人分家迁居,清理储藏室,把这四幅字画当作陈旧破烂物品,廉售给收购旧货商,再辗转至古董拍卖市场,被我看中购得。

    这四幅小品,有两幅是钱选画的《八哥》和《花竹》,尺寸大小一样, 都是绢本彩色。《八哥》的题词是:月色梁园好,梨花一树芳,飞鸟八哥色,何处语含香。 题款:吴兴钱选。八哥在早春的月光下,栖息在一株梨树的枝头,朵朵绽放的白色梨花,衬托出黑色的八哥,栩栩如生,充分发挥钱选在花鸟和折枝的绘画技巧,让人百看不厌。(花竹)的题词是:北宋李迪,精于花竹,予素所欣羡,不婪一见,兹特彷佛其意。 题款:舜举。画的是牵牛花,攀附在竹枝间,祗见牵牛花的错综藤蔓,缠绕在竹枝上,竹叶秀挺,乱中有序,笔触细致,功力深厚。

 

錢選的八哥

錢選的花卉

    钱选生于 1235年,卒予 1303年,享年68,宋吴兴人,字舜举,号玉潭,又号清癯老人,原本是宋朝的进士,宋亡之后,改为元朝,他就隐居不仕,工画人物、山水、花鸟、尤善折枝,为元初〈吴兴八俊〉之一。他留下来的作品极少,台北故宫仅珍藏数幅而已。

    另两幅字是元代书法家鲜于枢抄录唐代大诗人杜甫的〈苦竹〉,和欧阳玄抄录宋代大诗人黄庭坚的〈烟树人家〉。

歐陽玄的書法

 

鮮于樞的書法

    鲜于枢,元渔阳人,字伯机, 生于1257年,卒予1302年,仅享年46,但是他在书法上的成就与赵孟俯相伯仲。 他蓄美髯,相貎伟昂,意气豪迈,博洽能文,工书画,长词赋,他的草体学怀素,用功极深,落笔不苟,而点画所至,皆有意态,使人观之不厌。至元年间,官至太常主簿,晚年杜门谢客,自号困学民,名其屋曰困学齌,着有〈困学齌集〉,〈困学齌杂录〉。

    他抄录杜甫的〈苦竹〉全文是:

    青冥亦自守,软弱强扶持。味苦夏虫避,丛卑春鸟疑。

    轩墀曾不重,翦伐欲无辞。幸近幽人屋,霜根结在兹。

    仅四十字,祗见笔锋露芒,挺拔有力,满纸龙飞凤舞,一气呵成。怪不得赵

    孟俯说: 伯机草书,过我远甚,极力追之而不能及。

  他的墨迹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珍藏,已于1975年影印出版。我曾取来和我收藏的这幅字相比照,确证出自伯机手迹,两者钤印亦相符。

  他抄录杜甫的〈苦竹〉也是令人玩味的,其中玄机,且听我娓娓道来。

    先说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汉族,河南府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

    唐肃宗干元二年759年,杜甫因房管事件被肃宗疏远,由左拾遗贬为华州司功参军,不久弃官奔赴秦州。杜甫寓居秦州三个多月,写诗近百首,其中咏物诗就有十余首。这些咏物诗,借物抒怀,以物寓情,既有家国离乱的忧患,又有老病穷愁的感喟,读之令人动容,《苦竹》即写于此时。
    关于咏物诗的写作,前人曾有不少议论。钱咏《履园谭诗》说:“咏物诗最难工,太切题则粘皮带骨,不切题则捕风捉影,须在不即不离之间。”邹祗谟《远志斋诗衷》说“咏物固不可不似,尤忌刻意太似。取形不如取神。用事不若用意。

    《苦竹》在写作上。既能做到“切题”又不“粘皮带骨”,既能体物之妙,又能抒发情怀。全诗紧扣“苦竹”之形,摄“苦竹”之神,嘉赞苦守避世之高节。
   “青冥亦自守,软弱强扶持”首联概写苦竹处境之困顿与艰难,上句点出苦竹生长之处。“青冥”即山岭。既然是身居山岭野外,又加上躯体柔弱,似乎可以顺时而变,随波逐流,然着“亦”“强”二字,使诗意发生逆转,形成矛盾对撞。“亦”字言明苦竹虽身居山野也能自守情操,躯体软弱却勉强扶持。两句中诗意两次转折,一扬一抑,一顿一挫,沉郁中体现出顿挫之力。全诗基调沉重低回,却又不失劲健。苦竹顽强自守之态亦隐约可见。诗人此时仕途失意、理想破灭、生活困顿,苦竹之境况与诗人的际遇、心境暗合,倘不知人论诗,只道是为咏竹而咏,就未免难入诗境。
   “味苦夏虫避,丛卑春鸟疑。”颔联由写苦竹生长环境转入对苦竹的特征的描写。苦竹,竹的一种,又称伞柄竹,味苦。“苦”字扣题。上句从“味苦”着笔,写内在性状:下句着眼“丛卑”,写外在特征。把苦竹的苦涩、矮小的性质状态描绘出来。夏虫因味苦而避,春鸟因丛卑而疑。“避”字活化出夏虫躲躲闪闪的远避之举,“疑”字则形象地描绘出春乌疑虑重重,盘旋不定之态。一避一疑恰从反面肯定了苦竹刚正不阿的品性。“味苦”“丛卑”看似是贬,实则是褒。隐隐透着一种清高自许的意味。这里诗人明里写竹咏竹,暗里自哀自伤,逐层推进,渐次加深。沈祥龙《论词随笔》中说“咏物之作,在借咏物以寓性情,凡身世之感,君国之忧,隐然蕴于其内。斯寄托遥深。非沾沾焉咏物矣。”结合诗人境遇可知,杜甫因疏救房管,触怒肃宗,遭遇“诏三司推问”的凶险。后终遭贬。期间,诗人曾有“巢边野雀群欺燕,花底山蜂远趁人”(《题郑县亭子》)的诗句描述自己遭逐的苦境。昔用今弃,世态炎凉,曾经踌躇满志的诗人饱受疏离与冷落,心中的失望与苦痛不言而喻。在这里.物与己同病相怜,物与人形似神合,苦竹之秉性与寒士之品性通融神会,成为诗人抒怀言情的载体。
   “轩墀曾不重,剪伐欲无辞”,诗意再进一层,“轩墀”,本指富贵人家的厅堂.在此隐指朝廷。苦竹不曾被富贵人家看重栽在庭院阶下,即使遭人剪伐也不想有所抗辞,其境遇与诗人的遭遇暗合。两句展示了苦竹即使遭受不平也宽厚隐忍的一面。体现出诗人的仁者之心和儒家温柔敦厚的涵养。从而使诗人的悲愁与感伤变得深沉和凝重。浦起龙评《苦竹》和作于同时的《蒹葭》说:“公素不作软语,此二诗乃睹其物而哀之,不觉自露苦衷。”所言极是。
    尾联“幸近幽人屋。霜根结在兹”,以庆幸自许之情收束全诗。“霜根”,经冬不死的竹根。意思是幸能靠近隐士的茅屋,把霜根扎在这里。两句表明诗人要结根于山林,卜邻于隐士的思想波动。这正是杜甫当时心态的真实写照。他在挂冠去职之际,写了《立秋后题》慨叹“平生独往愿,惆怅年半百。罢官亦由人,何事拘行役!”。到秦州后,他在《遣兴五首》中写到陶渊明、庞德公、孟浩然这些隐士中的往哲前贤。他也曾认真地寻觅隐栖之地,希望能在仇池山上“送老白云边”。诗人在感伤和悲叹为世疏弃的同时,也有一种慰藉和自许。虽说遭际穷困,毕竟“幸近幽人屋,霜根结在兹”,体现了诗人高洁自守的品性。至此,透过飒飒飘摇的竹影,我们仿佛看到一个虽遭摧折,却不取悦世俗,隐忍宽厚,坚持操守的高逸之士伫立在眼前。

    儒家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杜甫却是无论穷达,都要兼善天下:儒家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杜甫却是不管在位与离位,都要谋其政。我们可以从杜甫后来的众多诗篇中感受到他那颗火热而执着的仁人之心。解读《苦竹》,更见其精神的难得, 志节的不凡。

    说到这里,可知鲜于枢手抄杜工部的《苦竹》亦有君子自况的意味, 两人虽然不同朝代,但是, 际遇相似, 诵读杜甫的诗,怎能不引起惺惺相惜之情呢。古今心理相通,我这个耄耋老叟,朝夕面对这两位怀才不遇的古人,真是感佩万千,而又钦羡倍至。

    第四幅是欧阳玄(1283年-1357年)手抄黄庭坚的(1045年-1105年)〈人家烟树〉,全文如下:

复岭迂回处,人家烟树重径微樵子到,溪静鹿麋逢

节序占芳草, 晨昏听逺钟不须寻谷口,已遣白云封。 

  欧阳玄,祖籍庐陵(今江西吉安),后迁居湖南浏阳。他天生聪敏过人,八岁学习诗文,稍长学词章,通晓儒学源流,每试列前茅。 二十七岁考中进士,出任芜湖县长。县里多发生疑狱,久不能决,他细察情由,都能够公平判处,因而教化大行,人民遂安居乐业。后调为国子监博士,升国子监丞,任翰林兼国史院编修,纂修《经世大典》,不久任翰林院直学士,编修《四朝实录》(《泰定帝实录》、《明宗实录》、《文宗实录》和《宁宗实录》)。随后兼任国子监祭酒,编修辽、金、宋三史,至正十七年(1357年)他病逝于大都(今北京),享年83岁,朝廷追赠大司徒、柱国,封楚国公。可谓深受朝廷重用,身后哀荣备至。 

  欧阳玄是我国元朝集书法家、史学家、和诗人于一身的儒家不朽人物,性格刚正,为官清廉,他虽已逝世六百六十多年,可是,在他的家乡湖南浏阳,至今仍保存他的故居,以示景仰、缅怀。 

欧阳玄手抄黄庭坚的五言律诗《烟树人家》,全文也是四十字。他的书法如其人,敦厚朴拙,十分耐看。

黄庭坚(1045年-1105年),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晚号涪翁,洪州分宁县(今江西九江市修水县)人。北宋著名诗人,乃江西诗派祖师。书法亦能树格,为宋四家之一。庭坚笃信佛教,亦慕道教,事亲颇孝,虽居官,却自为亲洗涤便器,亦为二十四孝之一。黄庭坚曾习艺于苏轼,因而一生陷入新旧党争。

黄庭坚的诗, 意境高远, 清净无为, 不忮不求, 惮味十足; 欧阳玄的书法行草略似苏轼,刚劲流畅,风度不凡。

朗读距今将及千年的宋代大诗人黄庭坚的诗句:"节序占芳草, 晨昏听逺钟,"顿生一股悠然自得之情。回顾今日的我,则是 ”晨昏看书画,节序理诗篇,”也不失为一名文雅之士。

我的壁上有此四幅小品, 每天与唐宋元五位诗书大家相聚, 真是幸福无比。人生至此, 岂不快哉!

 

作者为巴黎大学文学博士,现任美国世界艺术文化学院院长兼世界诗人大会主席。

 

版权所有:公益文化中国行组委会 中国公益文化网
电话:010-65951858 传真:010-65951858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22号泛利大厦1501 邮编:100021 网址:www.zggywhw.com
邮箱:zggywhw@126.com 网站备案号:京ICP0251789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