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公益文化要闻 公益文化访谈 公益文化之星 公益文化中国行 公益文化名家 公益文化诗文经典 公益文化作品
信息搜索:
中国公益文化网 >> 公益文化名家 >> 正文
项怀诚:从国计到民生的理财大家
发表日期:2011/2/19

 

项怀诚:从国计到民生的理财大家
 
2011-01-14 14:02:42 来源:社会与公益 作者:文/刘明明

   有的人说中国近三十年发展太快,思想难以跟上时代步伐,但有的人却能应时代节拍而动,有的人甚至成为这节拍的谱奏者。项怀诚应属后者,作为分税制改革先驱、1998年积极财政政策的执行者、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在不同职位上,他扮演了同样优秀的理财角色,称他为一名合格的“管家”并不为过。

成功贯彻执行分税制改革
    1992年,中国确定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国家财政与金融改革的大门双双开启,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具体提出五项改革要求,分税制名列财税改革中。1994年7月,项怀诚从财政部常务副部长任上调任主持工作的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并于1995年1月升任国家税务总局党组书记,站在了工商税制改革和分税制改革的第一线。而此前,作为财税改革小组的重要成员,项怀诚全程参与了财税体制改革具体方案的设计。
    分税制改革涉及到中央与地方的利益分配。财政实行分灶吃饭,合理提高中央财政占全国财政收入的比重,合理分配中央与地方的财力,确保地方的既得利益,调动两个积极性,在中央财政收入比重提高后,规定中央政府的支出占整个财政支出的比重不能增加,实行规范的转移支付制度,逐步建立公共财政框架,等等,成了制度设计的关键。
    但对项怀诚而言,最难的不是制度设计,而是制度的贯彻执行。为了各地都能统一按中央的方针政策执行,项怀诚跟随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同志,用了三个月时间,跑了十三个省,日以继夜,苦口婆心地做工作,在各省推进改革。
    1993年和1994年工作上的困难让项怀诚难以忘怀,但他同时也为这份付出感到欣慰:历史证明分税制改革的方向是正确的。在经济发展、流通扩大的基础上,国家财政收入连年增长,财政支出的保障力度逐年提高。分税制改革是中国财税改革的分水岭,是建国以来实行最稳定的一个财税体制,朱镕基总理曾肯定说:“财税体制改革的成功,怎么评价都不过分”。

着力推行积极的财政政策
    分税制改革让项怀诚赢得信赖,也让他承担更多责任。这有点像交响乐,一个小高潮总是为了更好地引出下一个高潮。1998年九届人大一次会议,朱镕基总理提名,人大高选票通过,项怀诚出任财政部部长。当时正值国际金融风暴,国际国内经济形势险恶。
    在金融风暴影响下,我国第一季度工业生产增长率下降,物价持续走低,下岗人员增加,内需严重不足;出口增长从1997年的21%降为0.6%;雪上加霜的是,百年不遇的洪灾也在当年夏季突袭南方各省。但也正是这样,才能更好地阐释什么叫“受命于危难”。项怀诚坐上了财政部长的位置,却时时刻刻“如履薄冰”。
    党中央、国务院及时确定了扩大内需的方针,由适度紧缩的财政、货币政策,转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并于当年八月,增发1000亿元长期建设国债,国家财政赤字大幅增加。从此,项怀诚的名字就和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利弊纷争联系在一起。那段时间,是一向乐天的项怀诚需要依靠药物来维持睡眠的日子。
    理论界质疑积极的财政政策,担心国债会对民间投资产生挤出效应,引发国债风险,提倡通过减税来抵抗当时国内的经济危机。对于调整重大的经济政策,难免有些不同意见,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2003年3月项怀诚从财政部长一职卸任。期间,他每年都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做相关的工作,并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解释适时适度扩大财政举债规模和财政支出、增加投资、刺激消费的必要性,明确指出增发的国债都用于建设性开支,不会对民间投资产生挤出效应。
    他在任五年间,中国的财政收入逐年上升,离任时与入职时比,国家财政收入翻番,财税体系运行状况更加稳定。

为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保值增值
    担当人生,不计身后评。离开财政部后,2003年3月,项怀诚转战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
    有的人天生有种本领——进入一种局面,就能抓住主要问题,高瞻远瞩、统领全局、开拓进取。项怀诚就是这样。2003年至2008年期间,项怀诚在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一职上,做了大量资金筹集和投资工作,这是管理“国家战略储备金”的创新。在此期间,全国社保基金由1000多亿元猛增到2007年底市值5000多亿元,实现了“基金保值增值”的预期目标。
    项怀诚任全国社保基金会理事长一职,以及他所取得的成就,和他在公共财政管理工作方面的经验相关。在他上任前,全国社保基金面临着一个悖反的局面:一方面,社保基金资产规模日渐增大,2002年末,全国社保基金资产规模为1240亿元,至2012年,这项积累可能突破10000亿元。另一方面,中国人口老龄化加速,增大的资产规模满足不了加速到来的兑付高峰。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只有让全国社保基金升值。可当时社保基金的收益率比较低,2001年的年收益率为2.25%,2002年略有增长,为2.75%。于是,项怀诚又遇上了与1994、1998年同样艰巨的任务;此外,社保基金是全国老百姓的养命钱,让它保值增值,还一定得用最谨慎妥当的方法。任务在艰巨之外,又多了一份复杂。
    这种局面之下,项怀诚果断磊落,上任后很快对媒体公开宣布:2004年全国社保基金股票投资比例将从5.1%提高到15%,并将择机投资海外市场。当时项怀诚已经65岁,但他绝不是去社保基金会养老的,日后的作为证明,他又当了一次称职的“管家”。在项怀诚和他团队多方努力下,全国社保基金入股交通银行、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成为几大上市银行的主要股东之一;他办妥投资海外相关手续,积极投资海外证券;项怀诚还在港澳两地为社保基金投资积极募集资金。

厚积而薄发  人生大写意
    一个国家的财政史往往是在隐秘中蕴含着惊心动魄,而项怀诚职业发展的每个节点,恰好与中国近二十年财政发展的关键之处次次吻合。他的职业生涯惊心动魄,高潮迭起,个中酸甜苦辣恐怕只有他才能真正明瞭。
    也许,有人会说他的成功,是职位和时机所赋予。但深入了解项怀诚后,你会发现他真正的魅力所在。缺少了他独特的个性,历史恐怕不会做出我们已经看到的选择。
    他极善于学习,“项部长的笔记本”在财政部至今仍相当有名。项怀诚有个习惯:把自己接触到的任何新鲜信息(无论什么领域的,甚至一个商标、一张照片)都收进自己的笔记本,一旦需要,信手拈来。几十年来,到底记过多少笔记本,他自己也算不清,但在他的旧办公室中,这样的笔记本就存了几箱。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的项怀诚没有成为文坛巨匠,却做了今日的财经专家。能够成为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的博士生导师,与他持续一生的学习和观察研究分不开。
    在熟悉项怀诚的领导和同事眼中,他是一个真正的学者型官员。然而,一点也看不出他有文人的迂腐,偏偏最擅长从实践中总结真知。他说,“经济学研究的是比较现实的问题,它不玄,很多都要从实践中学习。”他习惯在下班后,和年轻人海阔天空地聊天;他喜欢参加国内外各种研讨会;1963年后整整40年,他没有离开过财税系统,从科员、副科长、副处长、副司长、副部长到部长,一路走来,是真正经过实践历练的财经专家。
    项怀诚并不介意跟他人分享自己的经验心得,他曾在《人民日报》、《求是》及《财贸经济》等报刊上开辟专栏、亲自撰文,与方家探讨社会经济文化问题。所著的《财政管理学》一书还得过“非照顾性”国家图书奖,这在高层领导中并不多见。猜想他在写作的时候,多少带点布道精神。
    然而这严肃的一切并不影响项怀诚机智幽默的随性展露。
    2002年11月,项怀诚去香港参加第十六届世界会计师大会,并发表演讲。当月22日,香港《文汇报》用《世界级财长发挥项氏幽默》来命名相关的报道,并引用香港中文大学校长金耀基的话称赞说:“中国有世界级的总理,也有世界级的财长”。当月29日,香港《大公报》更是用《项“财爷”讲演无闷场》来概括这场演讲。在一个传媒娱乐化的社会环境中,这样的评价甚高。
    每次听到项氏幽默,熟悉他的人总能会心而笑。曾有记者请他对李登辉所讲“第三次金融风暴将由人民币贬值引发”发表评论,他说:“李登辉先生的话不值得我评论,因为他经常说错话。”《第一财经日报》就2008年金融危机美国政府救市问题向他提问时,他说:“美国政府的7000亿美元对于金融危机来说,只能算是一块创可贴。”支持这份幽默的,应该是项怀诚内心深邃的谦逊、冷静和过人的智慧。古人说厚积而薄发,这用来形容项怀诚,很恰当。

责任编辑/张弦

版权所有:中国社工联合会公益文化发展中心 中国公益文化网
电话:010-65258068转8058、8018 传真:010-65281821 13120387001 地址:北京东城区崇文门西大街九号七楼西配楼 邮编:100005 网址:www.zggywhw.com
邮箱:zggywhw@126.com 网站备案号:京ICP0251789562